?
当前位置:首页 > 曲靖市 > 漫步在峡湾栈道上,欣赏大瀑布和花园景观 功用理念的一个困难

漫步在峡湾栈道上,欣赏大瀑布和花园景观 功用理念的一个困难

功用理念的一个困难,漫步在峡湾是「功用」(Utility)不仅看不到,漫步在峡湾而且在真实世界不存在。无可避免地以不存在的抽象「功用」推理,我们无话可说,逆来顺受,但若可以免而不用,我们又何必故扮高深,自取麻烦?经济学的真正用途是解释行为,每一步都应该是为了要推出可以被事实验证的含意而行的。功用函数是数学上的事,在数学上可以作出贡献,但这与解释行为是两回事。

推广价格分歧的史德拉,栈道上,欣认为「服务」不容易转卖,栈道上,欣所以比起可以转卖的产品,服务较为容易推行价格分歧。这观点是对的。但史氏也认为价格分歧不是常见的现象,却是错了。一般而言,西方的经济学者对市场现象的观察远不及我们身在亚洲的。这可能因为西方地广人疏,市场不够密度而使现象不够明显;可能因为西方人比较诚实,不像亚洲好些行业不说点谎话就做不成生意;更可能因为西方人的时间成本较高,付不起讨价还价的时间代价。在美国,一般的商店是出门可换,不仅可换物品,也可换回付出了的金钱。这些年来,美国一些商店说明顾客购物后,若在其他商店找到同样之物有较低之价,原售的商店会退还给顾客价格的差额。这些现象亚洲是见不到的。推广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分离的中心人物,赏大瀑布和是庇古(A. C. Pigou, 1873- 1959)。这位在剑桥承继马歇尔的讲座教授者,赏大瀑布和写了两本关于福利经济的书,而最重要是一九二○年出版的《福利经济学》(The Economics of Welfare)。是巨着,差不多整本是关于社会成本问题的。庇古的长处,是采用例子很富想像力。但他的分析能力并不超凡,喜欢把一般是同类的例子分类,使论点混淆不清。庇古最弱的地方,是对事实的考证马虎之极。伟大如剑桥的经济学传统,在事实考证那方面是令人失望的。马歇尔马虎,庇古更马虎,而与庇古同期的凯恩斯在这方面也不见得有过人之处。

漫步在峡湾栈道上,欣赏大瀑布和花园景观

完全看不见的音波或广播频率,花园景观可以界定为私产而其使用可在市场成交,花园景观于一九五九年提出来不仅新奇,而且有很大的感染力。我作学生时读到,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想了好几晚:如果看不见、摸不的空中频率可以界定为私产,世界上还有什么物品不可以界定为私产呢?频率可以界定为私产是相当肯定的。微软初遇反托拉斯的左右,漫步在峡湾是把成功的视窗软件以特低之价供应给个人电脑的生产商,漫步在峡湾但要后者出售硬件时只装置微软的软件,不装置其他的。这算不上是捆绑,因为顾客可以只买硬件,然后在市场上选购软件配上。微软这策略非常有效:其软件实在好,大特价有吸引力,而且好些客户不懂得安装软件,乐得购买有软件捆绑的。微软的世纪反托拉斯大案,栈道上,欣更有关的是软件绑软件。是互联网兴起后的话题。Nestcape 先得甜头,栈道上,欣设计了Netvigator 软件为互联网之用。微软要收购Nestcape ,不果,自己设计了Internet Explorer 的互联网软件,加进视窗之内「免费」供应。从任何角度我也看不出是违反了哪一项反托拉斯法例。

漫步在峡湾栈道上,欣赏大瀑布和花园景观

微软在中国的经验,赏大瀑布和支持上述的防盗假说。美国执行反盗版法例多年,赏大瀑布和虽仍有盗版,但微软来一个安装软件大特价,乐于捆绑销售(但客户可选不捆绑)的硬件制造商所在皆是。但在中国,微软视窗的盗版只售数元人民币,成行成市,硬件制造商就不容易捆绑软件而赚钱了。(据说年来有转变:中国大陆的名牌电脑好些捆绑视窗销售,但「低档」的依然故我。这也支持为防盗而捆绑之说。)为了理解物品的讯息费用,花园景观一九七五年我曾经在九龙广东道买卖玉石产品。这选择是因为玉石的讯息费用不仅高,花园景观而这高费用看来是市场的参与者刻意地造成的。是难得一见的特别市场,其中怪现象来得很夸张。以解释某现象来推出一般理论,我的习惯是选取比较怪异而夸张的。这种现象把问题的重点放大,而又能让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看。得到解释后,就可试行一般化地推展到其他现象去。

漫步在峡湾栈道上,欣赏大瀑布和花园景观

为了约束发明专利的权限,漫步在峡湾除期限外,漫步在峡湾天然定律(the laws of nature )的发现是不能注册专利的。要是牛顿的三大定律有专利的保障,效果将会怎样了?读者自己想想吧。话虽如此,什么才算是天然定律有很大的争议。一八四六年,一位美国牙医发明了用醚(ether )作为麻醉药替人拔牙,价值连城,注册获得专利,但秘密仿用者不付专利使用的费用。后来三位有关该发明的一个自杀、一个气得中风、一个进入了疯人院!在这个有名的大争议的一项官司中,法官竟然宣判以醚作麻醉药是天然定律,废除了该项发明专利。后来有人发明以某化学药品杀除某种野草,却又获得专利注册。

为什么「个人」是如此重要呢?答案是,栈道上,欣所有取决或选择都是由个人作主的。集体的取决,栈道上,欣是由个人的取决集合而成。那是说,即使一个人在极权的政制下失却了自由——被形势所迫而没有自由——这个人还是作了不自由的选择。换句话说,天下间没有绝对的不自由,也没有绝对的自由;选择是一定有局限的约束,而这选择是由个人作主的。专家不可靠不是问题。只要市场一般地相信专家,赏大瀑布和就算专家其实完全不懂市场也深信不疑,赏大瀑布和讯息费用就只是专家的费用。只要市场相信,大错特错也无关宏旨,价格的差异不会大得惊人。但热释光验证的发明与普及,使专家们很尴尬。不仅在陶瓷方面他们频频失误,举一反三,其他的古玩文物专家们都失却了昔日的光辉。

专业的牌照与数量约束的问题是很复杂的学问,花园景观是《经济解释》的题外话,花园景观但既然与垄断有关,我简略地介绍一下。且让我转谈其他四项有保护性的垄断:发明专利(patents )、商业秘密(trade secrets )、版权(copyrights )、注册商标(trademarks )。转谈其他的捆绑销售,漫步在峡湾最常见的应该是由价格管制引起的了。甲物品的售价被管制在市价之下,漫步在峡湾供不应求,出售者往往把没有价格管制的乙物品捆绑出售。这与第四节谈到的全线逼销有类同之处,但解释明显不过,用不引进讯息费用。

转谈直接造价的行为吧。最常见的造价,栈道上,欣是艺术作品拍卖。还健在的艺术家,栈道上,欣有前途但还不是举世知名,其作品的价格很武断。要卖得高价是人之常情,但要说服顾客作品值钱,应该投资,是不容易的事。这些艺术家或代理人喜欢选拍卖造价(不是说所有类同的都造价),有下述原因。其一是拍卖有公正竞投的形象,尤其是大名的拍卖行。其二是拍卖在一室之内集中竞投,而事后成交公布,是宣传价格的理想地方。其三是好些人误以为拍卖而得的作品,投得后再交出去拍卖,若不赚钱也不会有大亏损。转向分析觅价(price searching )的行为,赏大瀑布和我们首先要谈的,当然是垄断。一个垄断者要觅价,但觅价不限于垄断者。

(责任编辑:平谷区)

推荐亚博体育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