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毕节地区 > 而他到底能不能胜任,也是个未知数。 而他到底第七代的新导演

而他到底能不能胜任,也是个未知数。 而他到底第七代的新导演

  而在这个特殊的低潮期恰恰有一批年轻导演,而他到底就是我们后来称为的所谓的第六代,而他到底第七代的新导演。这批导演绝大部分出生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就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这样一批年轻人,他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接受电影教育,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接受电影教育,他们大学毕业以后呢,开始去拍电影。而这个时候正好是中国电影工业最不景气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这些年轻导演没有资金,没有资格去拍电影,所以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去寻找一些资金,去做了一些非常低成本的小制作的这些独立电影,而这些独立电影呢,小制作的独立电影,这个时候也频繁在国际上获得一些奖。虽然这些奖,跟张艺谋陈凯歌当年获得的一些大奖相比,它的影响力远远不如,但是呢它也零零星星获得了一些小奖。比如说一些青年奖,一些特别参赛奖。但是这些电影总体它的制作水平和制作规模是不可能跟主流的常规电影相比的,总体上来讲制作都相对粗糙。但是它是以它对生活的那种纪录式的发现,而赢得了一部分人的喜爱。还有一个呢,它有些电影也表现了一些东方文化的一些特点,比如说有一个非常应该说有一定影响力的电影叫《洗澡》,可能有的人看过,《洗澡》这部电影也是年轻导演拍的,是他们经过漫长的独立制作以后,终于获得了一个按照我们常规方式去制作的一部电影,它是获得我们正式批准,正式上映的一部电影。而这部《洗澡》就表现了这批青年人,开始有自觉的西方视野,开始用西方人的观点来看待中国文化。因此在《洗澡》这部电影当中,它所表现的那种文化状态,更多是跟西方人进行沟通的。

从1980年代开始,不能胜任,已经闭关锁国长达30年的中国别无选择地推向了国际政治经济文化舞台。中国电影在努力探索一种后殖民状态下的国际化策略。在这种策略下,不能胜任,中国电影开始进军国际影坛。答:也是个未知按照比例是很难说。画面占80%,也是个未知就是视觉刺激的元素,它作为接受信息来说,它占有80%的比重。但这不等于就是摄影,因为建构画面的第一是对象,第二还有美工,还有服装、道具、化妆等等,只不过一切创作最后都得要通过镜头才能够展现在银幕上。因此摄影师的水平高低,常常是能够保持、甚至是提高它的艺术和欣赏价值。如果有不好的摄影师,有的时候会把别的部门的创作成果给淹没了。照明、音乐等等都在起作用,而这一些,哪一个部门不积极参与进来,这个片子都是不完整的。但是在电影里头,必须以视听为主。个别的情景当中,可能以音乐为主,个别情景当中整个是没有声音的,无声胜有声,完全是沉默的,演员表演都没有,但是你能够体会到更多东西。就像我们说的《一个都不能少》,大家看过没有?那个女孩子坐在门前,她没办法了,她又不叫孩子出去,坐到外边,一点表情没有。但实际上有更深的东西,它构成了一种无声胜有声,她无可奈何、她极度尴尬,但是又无能为力,她只好坐在这儿,我就挡着不让学生出来。那里头没有哭、也没有闹,也没有她几次跑的那样,急切地去追要她那60块钱。就是坐在那儿,无可奈何。而我们通过这样的表情,这个表情又长时间的地表现,机器也不动,写它这个东西,越发地感觉这个孩子处境尴尬。起作用了是不是?谢谢大家。

而他到底能不能胜任,也是个未知数。

打开了以后就可以看到两个问题,而他到底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说夫妇之间由于社会地位,而他到底由于生活的差别是没有信任的。为什么没有信任?就是说,始终这个电视剧都是讲的是女的担心男的有外遇,这个电视剧基本的戏剧性就在这里,女的担心男的有外遇,老担心,老担心,为什么这么担心?我觉得这里边其实它真正的深度在于,这个《中国式离婚》真正的深度在于就通过这种担心焦虑歇斯底里,其实告诉我们的是,就是中国这个社会,现在家庭的状况已经跟过去传统上完全不一样了。就过去的话,我们的婚姻其实在一个计划经济的体制下面,我们的婚姻其实并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还是跟单位有关,跟这个社会其他的人都有密切的关系,那个时候离婚是很困难的。你可以发现这个家庭确实有相当的安全感,这个家庭是社会的事情。你比如你男女两个人要离婚,首先这个街道的老大妈你得通过,街道老大妈就不答应。接着单位领导你开介绍信的时候,领导也不答应。最后你发现离婚很难,这个家庭安全感很强。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安全感很强的时候,你可以发现我们自由少一点。就是两个人真想离真没有感情了,离婚也很困难,往往很多人付出了一生的代价,搞来搞去,离不了,最后一生就这么不愉快地生活下去了。大家对这一时期的电影应该说总体来说都比较熟悉,不能胜任,那么这个时期的电影实际上也有两个发展阶段,不能胜任,前期基本上是表现旧中国封建专制时期那种铁屋子的寓言,但是到了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应该说走向了一个新的阶段。那么这部作品它的最重要的影响可以说它把京剧,“霸王别姬”跟一个现实生活结合到了一起,把京剧人生、现实人生跟社会历史的变迁结合到了一起。这三重的东西,社会历史,京剧里面的戏剧人生,和两个演京剧的两个人的现实人生,不只两个人,包括女性加到一起,他们四个主要人物的复杂的人生纠集到了一起,构成了一部史诗性的作品。那么这些作品大家可能都非常地熟悉,那么他们也把中国电影的制作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峰,标志了中国电影的一个应该说跟世界电影之间的距离,被大幅度地缩小了。大家看这个片断,也是个未知这在汽车上拍的。我们知道汽车没有多大空间,也是个未知空间是有限的。但它现在告诉我们的是,那个女孩子在汽车上坐立不安的,时而往外看,时而身子探出车。这是用什么镜头拍摄的呢?用广角镜头,镜头就是聚焦成像的,就像人眼睛,有了它才有影像。我们人有眼睛才看到对象,所以第一个要以镜头聚焦成像,它使得我们看见那个女孩子,但是它用的镜头是广角镜头。在有限的空间里头,人物运动很小,但是构成了一种大幅度的摆动,那就是坐立不安。两次摆动,坐立不安的这样一个含义,就被广角镜头体现出来了。如果你用长焦距,你看电影《沙鸥》片头,女排从远处走来,大全景,整个字幕完了,还没有走成中景。大家有没有这个印象?就是走啊走,好像原地踏步似的,景别基本上没什么变化。我们知道要是我们人的视觉,从一个全景走到我们这儿来,也没有多长时间,不会像影片那样。影片用了长焦距,在片头。片尾也用了长焦距,也是人们从远处走来,女排,但是人换了。由于镜头的运用,走而不动,好像原地踏步似的,那么看完了以后,我们是不是感觉就是女排从远处走来,是不是就这么一个含义?恐怕不是,因为我做过实验,我曾经问过同学们,你们看完了有什么感觉?他们的感觉告诉我们,要单独看,做字幕衬底,就像女排从远处走来,但是她走的景别变化不大,好像她们有走不完的路,她们要达到世界高峰,还有走不完的路。那就是说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还有很多高难度的技术需要掌握,这个含义。那么前后一对比,就说比这个含义更深,而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因为前边是一部分女排,后边又是另外一些女排,换了人。不仅她们有走不完的路,而且长江后浪推前浪。你看,如果就是平平常常的行为动作,没有那个走而不动的长焦距的效果,绝不会产生这个结果。就像这个镜头画面似的,如果它运动了两次,我这样的幅度,幅度再大一点,你们只不过是看我在晃荡而已,是不是?那个坐立不安、心情急切,这种感觉你不会有的。当然我也没那个表情了,就是有那个表情,你这么看,也不会强烈的。这个是放大了叫你看,非常近,她往前这么一晃,影像特别大,往远处去,无非是这么大的摆动。但是影像比例、景别变化很大,因此坐立不安这个含义充分地表达出来,这里运动发挥了作用。演员往远处走,摄影机随着升起来,俯瞰拍摄,站地高看得远。一下子就看到好几层,一层是送人,一层是坦克的列队,而这个女孩子穿过坦克列队,到对面去找他,她要送男人。你想想这个空间,要比起来她就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含义是不是一样的?战争时期部队调动,那是不管你什么人的,你只能够服从它,它绝不会因为你一个人走过来,把坦克停下,叫你安全走过去。这一点那个女主人公,显然是知道的,但是还是穿过坦克列队,她不叫你看到坦克列队,这个含义能有吗?它叫你看到坦克列队,如果低角度来拍,能有吗?你越是角度高,面才看得广,规模范围看得才比较大。运动在这里边不单是展示场面和规模,而是把剧情向更高一层推进了一步。已经不是说她穿过坦克列队,去找她的爱人,送她的爱人这样一个表层的含义,已经进入了深层,已经进入了她的心理状态。尽管我们没看她掉眼泪。但是在这个形式之下的行为动作,却含蓄而深刻地进入情感的更深层面。由这儿,我们能不能够想到生离死别的感觉?不是别的,而这个生离死别是什么造成的?战争。能够引导我们想到更多层面上去。

而他到底能不能胜任,也是个未知数。

大家一般的评论,而他到底大家如果看过的话就知道有三种评论。一种评论是说这个电影的主题就说这个秦皇不可杀。那么秦皇不可杀这个说法是媒体里边我们经常看到的,而他到底由于这个说法说明了张艺谋他就是歌颂暴君。因为秦始皇在中国历史上的评价是非常两极的,有人说是很好的他对中国历史做了很多贡献,但是有人说呢,秦始皇在中国历史上是个非常负面的人物,因为他焚书坑儒,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是有剧烈争论的一个人物。那么一般地来说很多人认为秦始皇是一个暴君,媒体里边我们很多地批评张艺谋这个电影,就是说这个电影渲染了秦始皇是一个好人,或者秦始皇不可以杀,秦始皇他创造了一种和平,这个是不对的。这是大家如果看报纸都会看到很多这样的议论。第二说法是这个电影没有什么故事,说不会讲故事,只有画面漂亮,说只有画面漂亮,这个电影不会讲故事。不会讲故事的电影它就没有意思,不吸引人,这是第二个说法。那么第三个说法是什么呢?就是说这个电影里边只是有一些空洞的武打,没有意思。这个渲染的武打又是模仿中国裔的大导演李安他有一个电影叫《卧虎藏龙》,大家知道是中国武侠电影在奥斯卡得过最佳外语片奖的《卧虎藏龙》。那么说它是模仿《卧虎藏龙》的,所以它没有多少价值。大家很多批评,但是越批评可能大家反而奇怪的是,批评反而起了宣传的效果。这个事情我觉得就是我们面对《英雄》的时候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怎么会批评起了宣传的效果?大家最着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在《芙蓉镇》里面,不能胜任,在《芙蓉镇》里面大家都记得胡玉音所开的那个米豆腐店,不能胜任,在《芙蓉镇》上的所有的头面人物所有的男性比较优秀一点的男人,全部都跟胡玉音的关系非常地密切,而且都很尊敬她,大家互相关系都非常融洽。大家如果记得的话,电影的第一场戏就是胡玉音的米豆腐店,然后这个镇上所有的人包括秦书田这样被迫害的人,也包括一些头面人物镇上的什么供销社的社长,书记所有的人都跑她那个米豆腐店去吃米豆腐,而且都跟她关系非常好。而相反呢,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女性主人公,这个女主人公,她在里面是作为一个反面角色出现的。她开了一个民营的一个餐馆,可是这个民营的餐馆没有一个人去吃饭,她甚至要去勾引什么供销社的古社长,拉他过来到我这儿来吃饭。但是没有人理睬她,大家都去胡玉音那儿吃饭,于是大家从一开始,它就建构了一个好人跟男性之间的关系,和一个坏人跟周围人之间的关系。她一下就有匮乏和缺失。虽然后来这个女性的主人公,她获得了非常高的政治地位,她是工作组的组长,后来她就迫害胡玉音和秦书田,而迫害的最高峰是什么呢?是胡玉音被当成一个落后分子,秦书田当成一个反革命,他们两个人都在扫街,结果这两个人扫街的人走到了一起,他们愿意互相地真诚相爱,所以最后申请结婚。而这个反面主人公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这两个被我迫害的人居然他们要申请结婚,要成立一个家庭,所以她坚决地不允许,而且通过诬告的方式,把秦书田投进了监狱,拆散了这个家庭。而她自己也得不到爱情,她最后惟一得到的就是这个镇上的王秋赦,一个赖皮一样的人物,她跟他两个偷情,偷情的时候王秋赦从窗户里面跳下来,还把腿给摔折了。因此这个女人一生当中都得不到爱情,得不到感情生活,而最后的一场戏当秦书田从监狱里面因为粉碎了四人帮,中国开始改革开放,那么秦书田从监狱里面放出来,放出来以后,在轮渡上,他要回到芙蓉镇去找胡玉音的时候,在轮渡上正好碰到了一直是“左”倾代表的这样一个女主人公,碰见了在轮渡上以后他们有一段对话,非常地精彩。

而他到底能不能胜任,也是个未知数。

戴锦华:也是个未知北京大学教授。1978年10月—1982年7月,也是个未知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82年7月—1993年7月,任教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1992年被聘任为副教授;1993年7月—现在,任教于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1997年10月被评审聘任为教授,2001年3月,任博士研究生导师。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呢,而他到底归来的冯小刚,而他到底似乎丧失了他此前的那种鲜活的,这是我个人的观察,我个人的思考。丧失了他此前影片当中鲜活的,每一次都会有很多很多的令你意想不到的东西迸发出来的,而相反的我们遇到的是一个流畅的,工整的完整的温暖的同时是一个标准的大众文化。因为它除了给我们一个半小时的快乐,一个半小时的温情和温暖之外,他还给我们一种秩序的呼唤,一种秩序的呼唤一种强有力的教化的作用,而这个教化是如此的不露痕迹,我们在观赏剧情当中,我们在对主人公命运的关心之中。所以我们一边看一边骂,不能胜任,但是一边还要看,不能胜任,为什么?就是因为他这个东西其实敏锐地抓住了,确实是不管我们怎么评价这个电影,但它敏锐地抓住所谓新世纪这个文化和社会的一个状况,这个东西恰恰是非常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因此,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电影的话,我觉得它其实给我们视觉的满足,这是非常具有消费性的特点的。消费的时代,人们所需要的是一种目迷五色的满足。我在电影院里要看到和我在电视机电视剧里面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世界。在电视机里边我们往往看不到宏大的景观,我们要看的是比如说《中国式离婚》,那是讲的是家里边的事情要离婚。这个女的猜忌这个男的,要离婚了,这个女的老是监督这个男的,看他是不是有不妥当。这个我们大家每天晚上在那儿看。看完哎呀生气呀,说这女的也太多余了。然后这男的又说,这个男的当然也有不好,你说他糊里糊涂也是老让这个女的产生误会,你别给人留下这个辙,但是他还是给人留下这个辙,你说怎么办?那么这也是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在电视剧里看的是一个小的日常生活的世界,可是我们要在电影里看到的那可就是要买票,那么贵的票要去看,看到的要是一个45块钱50块钱,看一次电影不容易,大家还是一笔很大的花费。那么这个看电影要看到的是什么?一定看到别的地儿我看不到的东西。音响要好,排山倒海的声音。然后要看到灿烂的画面。那么张艺谋都把这个给你,让你看吧。这个厉害,但是这个里边它其实它还表达了他自己对世界的一种想法。这个想法是对是错?我觉得不重要。我觉得对我们来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为什么他会拍这样的电影?就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发生的变化。因为他是一个国际性的导演,我觉得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变化。然后他正好把他自己原有的那个秦国人的感情,秦国人的世界,正好和这个新世界做了一个结合,这个结合就变成了一个电影叫《英雄》。所以我觉得《英雄》在这个方面,它其实达到了一个确实是一个我们非常值得我们探讨的一个电影。

所以在电影《阮玲玉》里面,也是个未知有一首主题歌,也是个未知这首主题歌叫做《葬心》,就是埋葬一颗心,这里面有两句歌词,真的是写得特别好,它就说,阮玲玉贪着一点爱,贪着一点依赖,其实阮玲玉就是贪着一点爱,贪着一点依赖,然后放不掉一点虚荣,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卑微的要求,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天经地义的要求。所以这个电视剧所讲到的那个情况,而他到底正好和计划经济的时代,而他到底我们所原来看到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你可以发现在这个电视剧里边,这个家庭的状况是安全感很少。因为别人都不关心了,除了跟你家有关的人之外,别的人都不关心你的家庭。单位也没有了,单位的领导也不管了,国有医院也不管了,然后私营医院也不管,大家都把这个问题,婚姻家庭的问题,视为一个所谓隐私的问题,私人的事情。这个电视剧给我们最大的一个启示就是在现在的中国,在一个市场经济的环境下面,我们的私生活,越来越具有了一种私人性的特征。为什么大家那么感动这个电视剧,看了那么触动,那么欢迎?就是因为我们的家庭的状况,现在变成了一个安全感少,自由很多的时代。现在我们大家在社会上,你可以发现,家庭里边安全感少了,这个家庭没有什么安全感,经常会有第三者插足,会有感情上的问题,会有离婚的事件发生。因为中国的离婚率这些年来一直是在迅速地提高,从社会的角度看的话,大家可以看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就是我们的家庭,越来越具有一种私人的特征。所以你可以发现除了一些名人在网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绯闻,奇闻,怪事在报纸的娱乐版里边看到一些奇闻怪事,我们大家互相在吃饭的时候,在聊天的时候,偷偷地去谈一谈之外,其他的你每个人的私生活别人都不关心。或者至多是你的邻居你的朋友你的熟人,关心的时候,其实他也是作为一种好奇,作为一种有趣的事情来谈一谈,基本上对你的家庭对你的生活很少有真正地介入真正地参与。包括你的父母,两方的父母都很难去介入。这个电视剧突现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家庭越来越变成一个私人的事情。这个电视剧为什么会欢迎?就是由于这个原因。

所以这个电视剧它的深刻的地方就是打开了中国家庭里边的一个褶皱,不能胜任,打开了平滑外表中间的一些非常恐怖的,不能胜任,非常让人着急的东西。这个东西就体现了所谓在新的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在一个新的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这个过程中间,人的流动性已经非常大了。比如说你现在过去你在一个国有单位里,你是不太容易流动的,但现在你可以辞职,马上就到一个私营的医院外国的医院,外资的医院这样你的工资就改变了,你只要稍稍一动,你就可以流动。然后你在单位里边你觉得不愉快你就可以辞职回到家里,人是可以非常非常自由地流动的。这个流动就产生了家庭的不稳定,人和人之间交往的不稳定,就是我们人和人之间的交往越来越趋于一种所谓的瞬间化。就是你这段时间跟这个人交往一段时间,瞬间化,你跟这个人交往一段时间,你发现你社会生活又变了,又跟另外一个人交往一段时间。就是这个过程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非常多的,那么在这种瞬间化里边人有很多机会,不能够维持这个家庭的稳定,家庭变得越来越自由,但是缺少安全感,这个恰恰是我们时代的一个特征。就是中国的家庭,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最近所出现的这种搅扰不安、困扰?最近我们在网上在很多地方都看到了很多丑闻、绯闻、奇闻这些闻。这些闻其实都是象征着这个家庭的秩序,出现了一个重整的迹象,非常不安定的迹象。这些迹象从八十年代开始,就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文学和文化所关注的现象,你可以发现原来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一般地来说,我们是从一个非常高度抽象的哲理的角度去讨论它,它变成了一个非常高深的哲理的问题。就是人和人之间有没有一种绝对的感情,如果没有这个感情,这个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是幸福的,这个问题是相当抽象的。八十年代我们经常讨论是这样的问题。但是万万没想到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没想到一个问题,就是人还有欲望,有物质的欲望,有感情上的欲望,有不同的欲望,看到美丽的女性,或者看到什么漂亮的男性他会产生一种欲望,这个欲望对我们来说同样是有用的。我们不考虑到这个问题是不行的,所以到了现在你可以发现像《中国式离婚》这样的电视剧,它就把这个问题复杂化。一个复杂化就是把它放到了经济的层面上,感情其实还有一个东西是金钱是它的基础,地位是它的基础,不是说感情也不是抽象的。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们毛主席讲过的话,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个感情它和社会的基础是有关的,所以你可以发现在林小枫和宋建平的爱情,感情里边,他们两个的经济地位的变化,产生了感情上的变化,这个家庭的问题,变成了一个非常具有经济性的问题,这是第一个方面。所以这个时代呢,也是个未知这个张艺谋他是受到了一个很大的触发,也是个未知他受到了新世纪开始的一个触发,他突然就发现,这个《英雄》的主题找到了。这个触发我觉得非常的重要,就是当代历史在21世纪初的时候发生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然后它在这个转折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这个《英雄》有主题了,张艺谋就把他的电影就定位在一个所谓世界和平的角度上,世界和平是最重要他认为。然后他就说,张艺谋就讲到一个意义,我觉得这个意义是非常有意思的。他在《英雄》刚刚出片的时候做宣传的时候就讲,他说:“我认为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战争的威胁”,你看说的都是关切的事情不光是几个刺客,或者一个秦皇古代历史的事,他关心的是中国的或者世界的当下的现实。你看他说:“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战争的威胁,尤其我们正拍着电影就发生了9.11这种事件。这是一种人和人之间的敌意,我要消灭你,你要消灭我,斗争不知道哪一年会结束,我们由此就讨论一个中国武功的概念,讨论一个侠客他是不是只要武功高强就可以了,差不多也是就这样一个信息传达一个现实的意义,希望人们在看完以后,不要以为这是一部很美丽的古装电影,打来打去,他们如果多想想,也许还有另外的意义,也许和我们现实的世界有一点类似”。

(责任编辑:内江市)

推荐亚博体育比分